中国中福会出版社欢迎您

当前位置: > 活动服务

《儿童时代》:一座架起半个世纪跨国友谊的桥梁

发表时间:2020-06-12浏览次数:531

编者按:


绿意葱茏的4月,《儿童时代》迎来了创刊70周年!历经了半个多世纪,陪伴了三代读者精神成长的《儿童时代》,曾为童年播种下一段段温暖的记忆——“我们都是读着《儿童时代》长大的!”

为筹办《儿童时代》创刊70周年纪念特展,编辑部向社会各界发出寻找老读者、征集老物件活动启事后,电话、邮件、书信……就络绎不绝地涌来,一张在儿童时代社前的黑白合影、一枚烙有征文纪念活动的小徽章、一份作品刊登后的稿酬通知单……这些泛着岁月的老故事、透着深情的老物件,开启了一段段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儿童时代》的往事,故事里有共同的温馨回忆,有阅读陪伴的美好时光,有一路走来的光辉岁月……

感动、感慨、感激那些纷至沓来的老故事、老物件,温暖记忆,激励当下。愿我们共同的《儿童时代》,永远!


王燕儿

广东顺德小金凤艺术团团长  

我当然是《儿童时代》的老读者!在六十年代的整个小学阶段,我都拥有着读《儿童时代》的快乐时光。

1964年,我在广东一个粤北小城连州读小学五年级时,班上一个同学在《儿童时代》发表了一首小诗,没想到被在越南出生的华侨小女孩杨卫群读到了。因为喜欢这首诗,华侨小姑娘就按地址寄来了一封信……收到这封竟然从国外寄来的交友信时,我们全班都沸腾了!同学们手上捧着那期《儿童时代》,像捧着一个天外飞来的宝贝!     

收到这封从越南寄来的信后,班主任还点名我——被认为全班作文写得最好的学生,和杨卫群的妹妹杨卫佩通信做笔友。

那时候和外国人通信,对于在粤北的小学生来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记得在越南长大的卫佩,一手汉字比我写的漂亮多了。那时我房间的墙上,贴的都是卫佩寄来的画和贺年片。我们在信中常常互荐《儿童时代》里自己喜欢的篇目,热烈地说各自的阅读感受。记得卫佩说,每次寄出信,就数着日子等我的回信,常常在街头盼着邮递员来;只要有几毛钱,卫佩都留着用来给我寄信,钱不够时,就用一张簿纸折作信封……虽然,后来生活历经了许多变迁,我寄给卫佩的信也从未中断……

很庆幸,我和卫佩的友谊等来了《儿童时代》创刊70周年的今天。虽然当年那本架起半个世纪跨国友谊桥梁的《儿童时代》未保存下来,但有幸的是,《儿童时代》有了数据库。当1964年那首诗的图片再次出现时,我激动万分,一遍一遍地抹着眼泪……

激动的还有如今在伦敦的卫佩:“《儿童时代》让我们建立了这常青的友谊,几十年了,使我常常怀念,谢谢《儿童时代》!”

从1964年到今天,56年!

56年前是同学一首刊登在《儿童时代》的小诗,56年后是我发在《儿童时代》上的这篇短文,中间的56年,是《儿童时代》为我们搭起的一座桥,拥有着我和卫佩萦绕温暖了半个世纪的情谊……

今天,如此庆幸,我们再相会《儿童时代》!

谢谢这本沟通中国儿童和世界儿童心灵的新中国第一本少儿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