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福会出版社欢迎您

当前位置: > 活动服务

《儿童时代》70年老编辑、老作者座谈会成功举办

发表时间:2020-06-12浏览次数:549

走过70年的光荣岁月,新中国第一本少儿期刊《儿童时代》迎来了创刊70周年。近日,《儿童时代》老编辑、老作者座谈会在中国中福会出版社一楼会议室成功举办。盛如梅、戴敦邦、张秋生、章大鸿、张锦江、简平、潘与庆、朱少伟、王薇、钱关康……30余人欢聚一堂,一起座谈交流。

座谈会全程由查颖书记主持,余岚社长首先致欢迎词,并做主旨发言。张绍军副社长向与会各位展示了全新打造的《儿童时代》全媒体数据库;陈苏副总编辑对《儿童时代》今后工作提出了创新设想;忻雁副社长介绍了即将开幕的《儿童时代》“与时代同行”特展情况。

image.png

image.png


回首过去,70年来,《儿童时代》的发展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编辑的薪火相传,离不开一代又一代名家的力作奉献,在座的老编辑、老作家们曾为《儿童时代》倾注了多少青春、热情、智慧与心血,如今,其中好几位都已步入耄耋之年,但当一提到《儿童时代》,大家无不激动万分,侃侃而谈。

已届88岁高龄的盛如梅老师,第一个激动地站起来,讲述了那一段鲜为人知的刊名由来的故事:建国之初,为了筹办《儿童时代》这份刊物,陈伯吹、贺宜、包蕾、何公超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和画家齐聚一堂商量。贺宜老先生第一个发言,他认为对于三年级以上的孩子来说,教科书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阅读需要,他们是最最需要课外读物的一批孩子,杂志的对象就应该定位在这个年龄段,而一批批儿童就代表着一个个时代,他提议刊名就叫“儿童时代”!著有《猪八戒吃西瓜》的童话作家包蕾第一个表态“我举双手赞成”。大家打趣地说:“连猪八戒也赞成了,那就这么定下来,叫《儿童时代》。”会后向创办人宋庆龄先生进行了汇报,征得了她的批准同意。宋庆龄还亲自为这本杂志起了英文刊名《Children’s Epoch》。


image.png

已届88岁高龄的盛如梅老师激动地站着讲述《儿童时代》刊名由来


张秋生老师回望自己40余年的报刊编辑工作经历,充满感激地说:“我是从《儿童时代》起步的,《儿童时代》是我最早的编辑工作的一个培训班、一所学校,这里有我很多非常好的老师,影响了我一辈子的编辑工作。”他细数着自己与《儿童时代》之间三个身份的转变:在读小学时,是读者,还向《儿童时代》投过稿;师范毕业后,调到《儿童时代》成为了一名编辑;后来,又为《儿童时代》写了很多稿子。从读者—编辑—作者,虽然身份在不断转变,但他对《儿童时代》的感激之情始终不曾改变。


image.png


戴敦邦老师对《儿童时代》编校要求之严记忆犹新,当时他担任美编,社长冯秉序非常敬业,不仅要横着看,还要竖着校、斜着对,要求十分严格,因为深知每一句话、每一幅图都可能对小读者产生很大的影响;章大鸿老师讲述了自己当编辑时,亲眼见到平易近人的宋庆龄就坐在自己身旁开会时的情景以及内心崇敬的心情;张锦江教授拿出了《儿童时代》老编辑苏玉孚老师的一封封来信,感念当时编辑对自己创作的支持与关心,也感念与《儿童时代》结下的深厚情谊;潘与庆老师追述了自己与《儿童时代》近半个世纪的“交往”,从年少时发表独幕剧,到调入中福会系统后为《儿童时代》创作的一系列作品,如为《儿童时代》创刊五十周年所作的朗诵诗《永远鲜艳的“小红花”》等;简平老师说自己不仅一直是《儿童时代》的作者,如今更为《儿童时代》源源不断地介绍后起新秀。老编辑们殷切期望《儿童时代》凝聚更多的优秀作者,体现时代气息,贴近少儿读者,还为特展捐出珍藏多年的纪念品。

image.png

一次次珍贵的讲述,折射出《儿童时代》一段段闪光的过去,也激励当下,不忘初心,传承前辈的精神,在逐梦新时代,守正创新,续写《儿童时代》新篇章。

image.png